1. <em id="ekzxj"></em>
        <em id="ekzxj"><acronym id="ekzxj"><u id="ekzxj"></u></acronym></em>

            <dd id="ekzxj"></dd>

              1. <button id="ekzxj"><acronym id="ekzxj"></acronym></button>


                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心声


                作者:季羡林 发布时间:2019-08-28 11:20:55 浏览

                 

                 RRR中国散文家网

                    季羡林(1911年8月6日—2009年7月11日),中国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字希逋,又字齐奘。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语言学家、文学家、国学家、佛学家、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聊城大学名誉校长、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是北京大学的终身教授,与饶宗颐并称为“南饶北季”。RRR中国散文家网
                    早年留学国外,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能阅俄文、法文,尤精于吐火罗文(当代世界上分布区域最广的语系印欧语系中的一种独立语言),是世界上仅有的精于此语言的几位学者之一。为“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中国文学、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研究齐飞”,其著作汇编成《季羡林文集》,共24卷。生前曾撰文三辞桂冠: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
                RRR中国散文家网

                 RRR中国散文家网

                 RRR中国散文家网

                    按我出生的环境,我本应该终生成为一个贫农。但是造化小儿却偏偏要播弄我,把我播弄成了一个知识分子。从小知识分子把我播弄成一个中年知识分子;又从中年知识分子把我播弄成一个老知识分子。现在我已经到了望九之年,耳虽不太聪,目虽不太明,但毕竟还是“难得糊涂”,仍然能写能读,焚膏继晷,兀兀穷年,仿佛有什么力量在背后鞭策着自己,欲罢不能。眼前有时闪出一个长队的影子,是北大教授按年龄顺序排成了的。我还没有站在最前面,前面还有将近二十来个人。这个长队缓慢地向前迈进,目的地是八宝山。时不时地有人“捷足先登”,登的不是泰山,而就是这八宝山。我暗暗下定决心:决不抢先加塞,我要鱼贯而进。什么时候鱼贯到我面前,我就要含笑挥手,向人间说一声“拜拜”了。RRR中国散文家网

                    干知识分子这个行当是并不轻松的。在过去七八十年中,我尝够酸甜苦辣,经历够了喜怒哀乐。走过了阳关大道,也走过了独木小桥。有时候,光风霁月,有时候,阴霾蔽天。有时候,峰回路转,有时候,柳暗花明。金榜上也曾题过名,春风也曾得过意,说不高兴是假话。但是,一转瞬间,就交了华盖运,四处碰壁,五内如焚。原因何在呢?古人说:“人生识字忧患始。”这实在是见道之言。“识字”,当然就是知识分子了。一戴上这顶帽子,“忧患”就开始向你奔来。是不是杜甫的诗:“儒冠多误身”?“儒”,当然就是知识分子了,一戴上儒冠就倒霉。我只举这两个小例子,就可以知道,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们早就对自己这一行腻味了。“诗必穷而后工”,连作诗都必须先“穷”。“穷”并不是一定指的是没有钱,主要指的也是倒霉。不倒霉就作不出好诗,没有切身经历和宏观观察,能说得出这样的话吗?司马迁《太史公自序》说:“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公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司马迁算了一笔清楚的账。RRR中国散文家网

                    世界各国应该都有知识分子。但是,根据我七八十年的观察与思考,我觉得,既然同为知识分子,必有其共同之处,有知识,承担延续各自国家的文化的重任,至少这两点必然是共同的。但是不同之处却是多而突出。别的国家先不谈,我先谈一谈中国历代的知识分子,中国有五六千年或者更长的文化史,也就有五六千年的知识分子。我的总印象是: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很奇怪的群体,是造化小儿加心加意创造出来的一种“稀有动物”。虽然十年浩劫中,他们被批为“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修正主义”分子。这实际上是冤枉的。这样的人不能说没有,但是,主流却正相反。几千年的历史可以证明,中国知识分子最关心时事,最关心政治,最爱国。这最后一点,是由中国历史环境所造成的。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哪一天没有虎视眈眈伺机入侵的外敌。历史上许多赫然有名的皇帝,都曾受到外敌的欺侮。老百姓更不必说了。存在决定意识,反映到知识分子头脑中,就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爱国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不管这句话的原形是什么样子,反正它痛快淋漓地表达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心声。在别的国家是没有这种情况的。RRR中国散文家网

                    然而,中国知识分子也是极难对付的家伙。他们的感情特别细腻、锐敏、脆弱、隐晦。他们学富五车,胸罗万象。有的或有时自高自大,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有的或有时却又患了弗洛伊德(?)讲的那一种“自卑情结”(inferioritycomplex)。他们一方面吹嘘想“通古今之变,究天人之际”,气魄贯长虹,浩气盈宇宙。有时却又为芝麻绿豆大的一点小事而长吁短叹,甚至轻生,“自绝于人民”。关键问题,依我看,就是中国特有的“国粹”——面子问题。“面子”这个词儿,外国文没法翻译,可见是中国独有的。俗话里许多话都与此有关,比如“丢脸”、“真不要脸”、“赏脸”,如此等等。“脸”者,面子也。中国知识分子是中国国粹“面子”的主要卫道士。RRR中国散文家网

                    尽管极难对付,然而中国历代统治者哪一个也不得不来对付。古代一个皇帝说:“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之!”真是一针见血。创业的皇帝决不会是知识分子,只有像刘邦、朱元璋等这样一字不识的,不顾身家性命,“厚”而且“黑”的,胆子最大的地痞流氓才能成为开国的“英主”。否则,都是磕头的把兄弟,为什么单单推他当头儿?可是,一旦创业成功,坐上金銮宝殿,这时候就用得着知识分子来帮他们治理国家。不用说国家大事,连定朝仪这样的小事,刘邦还不得不求助于知识分子叔孙通。朝仪一定,朝廷井然有序,共同起义的那一群铁哥儿们,个个服服帖帖,跪拜如仪,让刘邦“龙心大悦”,真正尝到了当皇帝的滋味。RRR中国散文家网

                    同面子表面上无关实则有关的另一个问题,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处世问题,也就是隐居或出仕的问题。中国知识分子很多都标榜自己无意为官,而实则正相反。一个最有典型意义又众所周知的例子就是“大名垂宇宙”的诸葛亮。他高卧隆中,看来是在隐居,实则他最关心天下大事,他的“信息源”看来是非常多的。否则,在当时既无电话电报,甚至连写信都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他怎么能对天下大势了如指掌,因而写出了有名的《隆中对》呢?他经世之心昭然在人耳目,然而却偏偏让刘先主三顾茅庐然后才出山“鞠躬尽瘁”。这不是面子又是什么呢?RRR中国散文家网

                    我还想进一步谈一谈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非常古怪,很难以理解又似乎很容易理解的特点。中国古代知识分子贫穷落魄的多。有诗为证:“文章憎命达。”文章写得好,命运就不亨通;命运亨通的人,文章就写不好。那些靠文章中状元、当宰相的人,毕竟是极少数。而且中国文学史上根本就没有哪一个伟大文学家中过状元。《儒林外史》是专写知识分子的小说。吴敬梓真把穷苦潦倒的知识分子写活了。没有中举前的周进和范进等的形象,真是入木三分,至今还栩栩如生。中国历史上一批穷困的知识分子,贫无立锥之地,决不会有面团团的富家翁相。中国诗文和老百姓嘴中有很多形容贫而瘦的穷人的话,什么“瘦骨嶙峋”,什么“骨瘦如柴”,又是什么“瘦得皮包骨头”,等等,都与骨头有关。这一批人一无所有,最值钱的仅存的“财产”就是他们这一身瘦骨头。这是他们人生中最后的一点“赌注”,轻易不能押上的,押上一输,他们也就“涅槃”了。然而他们却偏偏喜欢拼命,喜欢拼这一身瘦老骨头。他们称这个为“骨气”。同“面子”一样,“骨气”这个词儿也是无法译成外文的,是中国的国粹。要举实际例子的话,那就可以举出很多来。《三国演义》中的祢衡,就是这样一个人,结果被曹操假手黄祖给砍掉了脑袋瓜。近代有一个章太炎,胸佩大勋章,赤足站在新华门外大骂袁世凯,袁世凯不敢动他一根毫毛,只好钦赠美名“章疯子”,聊以挽回自己的一点面子。RRR中国散文家网

                    中国这些知识分子,脾气往往极大。他们又仗着“骨气”这个法宝,敢于直言不讳。一见不顺眼的事,就发为文章,呼天叫地,痛哭流涕,大呼什么“人心不古,世道日非”,又是什么“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这种例子,俯拾即是。他们根本不给当政的最高统治者留一点面子,有时候甚至让他们下不了台。须知面子是古代最高统治者皇帝们的命根子,是他们的统治和尊严的最高保障。因此,我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理论”:一部中国古代政治史至少其中一部分就是最高统治者皇帝和大小知识分子互相利用又互相斗争,互相对付和应付,又有大棒,又有胡萝卜,间或甚至有剥皮凌迟的历史。RRR中国散文家网

                    在外国知识分子中,只有印度的同中国的有可比性。印度共有四大种姓,为首的是婆罗门。在印度古代,文化知识就掌握在他们手里,这个最高种姓实际上也是他们自封的。他们是地地道道的知识分子,在社会上受到普遍的尊敬。然而却有一件天大的怪事,实在出人意料。在社会上,特别是在印度古典戏剧中,少数婆罗门却受到极端的嘲弄和污蔑,被安排成剧中的丑角。在印度古典剧中,语言是有阶级性的。梵文只允许国王、帝师(当然都是婆罗门)和其他高级男士们说,妇女等低级人物只能说俗语。可是,每个剧中都必不可缺少的丑角也竟是婆罗门,他们插科打诨,出尽洋相,他们只准说俗语,不许说梵文。在其他方面也有很多嘲笑婆罗门的地方。这有点像中国古代嘲笑“腐儒”的做法。《儒林外史》中就不缺少嘲笑“腐儒”——也就是落魄的知识分子——的地方。鲁迅笔下的孔乙己也是这种人物。为什么中印同出现这个现象呢?这实在是一个有趣的研究课题。RRR中国散文家网

                    我在上面写了我对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的看法。本文的主要目的就是写历史,连鉴往知今一类的想法我都没有。倘若有人要问:“现在怎样呢?”因为现在还没有变成历史,不在我写作范围之内,所以我不答复,如果有人愿意去推论,那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干。RRR中国散文家网

                    最后我还想再郑重强调一下:中国知识分子有源远流长的爱国主义传统,是世界上哪一个国家也不能望其项背的。尽管眼下似乎有一点背离这个传统的倾向,例证就是苦心孤诣千方百计地想出国,有的甚至归化为“老外”,永留不归。我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这只能是暂时的现象,久则必变。就连留在外国的人,甚至归化了的人,他们依然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依然要寻根,依然爱自己的祖国。何况出去又回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呢?我们对这种人千万不要“另眼相看”,当然也大可不必“刮目相看”。只要我们国家的事情办好了,情况会大大地改变的。至于没有出国也不想出国的知识分子占绝对的多数。如果说他们对眼前的一切都很满意,那不是真话。但是爱国主义在他们心灵深处已经生了根,什么力量也拔不掉的。甚至泰山崩于前,迟雷震于顶,他们会依然热爱我们这伟大的祖国。这一点我完全可以保证。只举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就足够了。如果不爱自己的祖国,巴老为什么以老迈龙钟之身,呕心沥血来写《随想录》呢?对广大的中国老、中、青知识分子来说,我想借用一句曾一度流行的,我似非懂又似懂得的话:爱国没商量。RRR中国散文家网

                    我生平优点不多,但自谓爱国不敢后人,即使把我烧成了灰,每一粒灰也还是爱国的。可是我对于当知识分子这个行当却真有点谈虎色变。我从来不相信什么轮回转生。现在,如果让我信一回的话,我就恭肃虔诚祷祝造化小儿,下一辈子无论如何也别再播弄我,千万别再把我弄成知识分子。RRR中国散文家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上一篇:清塘荷韵
                下一篇:窗子以外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要闻                      更多>>
                  ·2012散文笔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圆满落幕
                  ·卞毓方谈季羡林:物无涯,悟无涯。
                  ·中国散文家网开篇
                  ·余继聪“连中三元”
                  ·风骨千秋--2015新年寄语
                  ·《收藏阳光》入选《名师一号》高考语文总复习
                  ·中国散文家协会2012年会隆重召开(淮南地区)
                  ·当代著名作家卞毓方老师和丁一老师携手同行、
                  作家风采                      更多>>
                  百家散文                      更多>>
                  ·废墟
                  ·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心声
                  ·窗子以外
                  ·梦回边陲
                  ·渡水观音
                  ·我与欧阳中石
                  ·寻 梦
                  ·学为好人
                  精彩视图                      更多>>
                  文学期刊                      更多>>
                  ·《中国散文家》2015年第1期目录
                  ·《华夏散文》2011年第1期目录
                  ·《华夏散文》2018年第4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6期目录
                  ·《华夏散文》2011年第10期目录
                  ·《华夏散文》2017年第1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5年第3期目录
                  ·《华夏散文》2015年第3期目录
                8888彩票app
                1. <em id="ekzxj"></em>
                    <em id="ekzxj"><acronym id="ekzxj"><u id="ekzxj"></u></acronym></em>

                        <dd id="ekzxj"></dd>

                          1. <button id="ekzxj"><acronym id="ekzxj"></acronym></button>

                            池州 | 高雄 | 商丘 | 五家渠 | 江苏苏州 | 黄南 | 沭阳 | 娄底 | 北海 | 萍乡 | 辽源 | 阿坝 | 雄安新区 | 扬州 | 北海 | 黔南 | 临汾 | 雄安新区 | 资阳 | 定西 | 三明 | 海门 | 金华 | 台北 | 伊犁 | 大同 | 陇南 | 玉树 | 临沧 | 福建福州 | 惠州 | 牡丹江 | 宁夏银川 | 保山 | 池州 | 儋州 | 阜阳 | 乐山 | 宁国 | 丹阳 | 玉林 | 郴州 | 神木 | 六盘水 | 五指山 | 淮安 | 延边 | 邯郸 | 聊城 | 常德 | 无锡 | 定州 | 桐城 | 宁国 | 德阳 | 呼伦贝尔 | 新沂 | 大庆 | 昌吉 | 大丰 | 清远 | 五指山 | 本溪 | 辽阳 | 林芝 | 东方 | 盘锦 | 台州 | 湖北武汉 | 长葛 | 清徐 | 海东 | 六安 | 吕梁 | 渭南 | 锦州 | 衡阳 | 汝州 | 云南昆明 | 嘉峪关 | 海安 | 渭南 | 济南 | 屯昌 | 信阳 | 郴州 | 宜昌 | 大兴安岭 | 阳江 | 乌兰察布 | 淮南 | 雅安 | 江西南昌 | 泗洪 | 莒县 | 寿光 | 克孜勒苏 | 内江 | 芜湖 | 黄南 | 海拉尔 | 琼海 | 张掖 | 东台 | 张北 | 铜仁 | 松原 | 十堰 | 葫芦岛 | 武威 | 德阳 | 运城 | 扬州 | 辽源 | 醴陵 | 揭阳 | 湖州 | 南京 | 迪庆 | 晋中 | 泰兴 | 晋江 | 陵水 | 通化 | 山南 | 鄂州 | 包头 | 南充 | 湛江 | 景德镇 | 定西 | 明港 | 渭南 | 东台 | 塔城 | 金华 | 万宁 | 张家界 | 黔东南 | 偃师 | 宜都 | 延安 | 白城 | 仁怀 | 大连 | 凉山 | 宿迁 | 平顶山 | 高雄 | 清远 | 保定 | 咸阳 | 阿克苏 | 三沙 | 白城 | 菏泽 | 垦利 | 阿勒泰 | 丹阳 | 台州 | 临猗 | 新乡 | 吉林长春 | 潍坊 | 延安 | 本溪 | 肇庆 | 乳山 | 徐州 | 惠州 | 淮南 | 镇江 | 清徐 | 宿迁 | 东方 | 衡水 | 景德镇 | 衡阳 | 邹城 | 防城港 | 延安 | 梧州 | 六盘水 | 湖北武汉 | 兴化 | 保亭 | 青海西宁 | 大连 | 乐清 | 松原 | 南安 | 衡阳 | 姜堰 | 上饶 | 项城 | 三河 | 乌兰察布 | 黔东南 | 海东 | 株洲 | 赤峰 | 安岳 | 崇左 | 枣庄 | 上饶 | 日土 | 内江 | 海宁 | 仙桃 | 荆州 | 阳泉 | 滁州 | 正定 | 诸城 | 嘉善 | 云南昆明 | 济南 | 荆门 | 达州 | 基隆 | 梧州 | 营口 | 河源 | 潜江 | 靖江 | 保亭 | 泸州 | 海门 | 广西南宁 | 日喀则 | 长兴 | 南京 | 兴化 | 伊犁 | 南京 | 盘锦 | 张家口 | 泰兴 | 景德镇 | 钦州 | 六盘水 | 鸡西 | 白城 | 南京 | 邹城 | 菏泽 | 吉安 | 揭阳 | 乐山 | 琼中 | 酒泉 | 沭阳 | 聊城 | 台州 | 澄迈 | 枣阳 | 九江 | 博罗 | 湖南长沙 | 淮南 | 贺州 | 四平 | 海南 | 甘孜 | 大理 | 延边 | 昌吉 | 宜都 | 济南 | 改则 | 通化 | 嘉峪关 | 石狮 | 赣州 | 青州 | 章丘 | 黄南 | 阿拉善盟 | 广汉 | 德州 | 益阳 | 海宁 | 三沙 | 台北 | 吐鲁番 | 泰安 | 白城 | 台湾台湾 | 武安 | 新沂 | 德州 | 绍兴 | 咸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德宏 | 大庆 | 顺德 | 五指山 | 遵义 | 济宁 | 吴忠 | 屯昌 | 佛山 | 兴安盟 | 宝应县 | 邢台 | 石狮 | 徐州 | 通辽 | 东莞 | 茂名 | 锡林郭勒 | 长兴 | 吉林 | 垦利 | 象山 | 西双版纳 | 泗洪 | 鹤岗 | 保定 | 偃师 | 正定 | 青州 | 鹤岗 | 保山 | 毕节 | 顺德 | 如东 | 邹平 | 蓬莱 | 防城港 | 神木 | 承德 | 邳州 | 南充 | 神木 | 台中 | 鹰潭 | 曲靖 | 赵县 | 保定 | 黑河 | 焦作 | 广饶 | 金昌 | 吐鲁番 | 东海 | 海西 | 玉环 | 贵州贵阳 | 安康 | 宁国 | 厦门 | 哈密 | 宁德 | 阳泉 | 平潭 | 洛阳 | 溧阳 | 海宁 | 五家渠 | 汝州 | 邵阳 | 定安 | 宁德 | 东莞 | 包头 | 文昌 | 西藏拉萨 | 厦门 | 凉山 | 赤峰 | 玉溪 | 泗阳 | 河池 | 茂名 | 台州 | 甘孜 | 大连 | 瑞安 | 凉山 | 酒泉 | 馆陶 | 五家渠 | 吉林 | 克孜勒苏 | 淮南 | 日照 | 潜江 | 大丰 | 上饶 | 余姚 | 邳州 | 大丰 | 中卫 | 眉山 | 甘南 | 六安 | 长治 | 淮北 | 鞍山 | 广安 | 桐城 | 垦利 | 白银 | 巴彦淖尔市 | 晋江 | 海拉尔 | 江西南昌 | 东阳 | 吐鲁番 | 泉州 | 西藏拉萨 | 澳门澳门 | 三沙 | 锡林郭勒 | 淮北 | 白银 | 温岭 | 单县 | 三门峡 | 吉林 | 海西 | 台中 | 赣州 | 瑞安 | 忻州 | 黄山 | 大理 | 清远 | 咸阳 | 清远 | 邯郸 | 西藏拉萨 | 塔城 | 临夏 | 陵水 | 单县 | 临沧 | 四平 | 葫芦岛 | 济宁 | 德州 | 铁岭 | 义乌 | 深圳 | 宁夏银川 | 昭通 | 酒泉 | 桐乡 | 鄢陵 | 岳阳 | 台北 | 佳木斯 | 包头 | 佛山 | 赣州 | 屯昌 | 楚雄 | 宁波 | 运城 | 平凉 | 兴安盟 | 海拉尔 | 陕西西安 | 来宾 | 鄢陵 | 河源 | 邢台 | 海南海口 | 保亭 | 海东 | 雄安新区 | 赣州 | 醴陵 | 陇南 | 襄阳 | 广西南宁 | 白城 | 遂宁 | 澄迈 | 诸城 | 阜新 | 云南昆明 | 黔南 | 博罗 | 平潭 | 聊城 | 神木 | 咸阳 | 南安 | 宁国 | 铁岭 | 吐鲁番 | 恩施 | 湘西 | 忻州 | 济南 | 兴安盟 | 遵义 | 赣州 | 乌兰察布 | 百色 | 湖北武汉 | 安徽合肥 | 景德镇 | 咸阳 | 苍南 | 那曲 | 荆门 | 安阳 | 博罗 | 庄河 | 安岳 | 沧州 | 黄山 | 珠海 | 巢湖 | 黔西南 | 广西南宁 | 桐城 | 佛山 | 黔东南 | 南阳 | 揭阳 | 乐山 | 灵宝 | 河北石家庄 | 昌吉 | 遂宁 | 海南海口 | 六安 | 大同 | 乌兰察布 | 嘉峪关 | 单县 | 西藏拉萨 | 红河 | 娄底 | 长治 | 台州 | 广州 | 金昌 | 黄石 | 南充 | 营口 | 朔州 | 贵州贵阳 | 大理 | 曹县 | 广安 | 乌海 | 本溪 | 日喀则 | 株洲 | 赵县 | 怒江 | 儋州 | 洛阳 | 莒县 | 图木舒克 | 文山 | 乐清 | 河南郑州 | 连云港 | 泗阳 | 琼中 | 泗洪 | 潜江 | 漯河 | 如皋 | 白山 | 天水 | 潍坊 | 那曲 | 三明 | 济宁 | 威海 | 丹东 | 遵义 | 垦利 | 阜阳 | 邵阳 | 南京 | 鹤壁 | 廊坊 | 保亭 | 河池 | 林芝 | 营口 | 四平 | 承德 | 淮北 | 百色 | 承德 | 衡阳 | 琼海 | 巴中 | 威海 | 宝应县 | 琼海 | 绥化 | 日喀则 | 泗洪 | 武夷山 | 连云港 | 汉川 | 桐乡 | 东阳 | 宜宾 | 澳门澳门 | 晋江 | 蚌埠 | 玉溪 | 吉安 | 盐城 | 萍乡 | 承德 | 衡水 | 兴安盟 | 枣阳 | 靖江 | 顺德 | 北海 | 偃师 | 昌吉 | 岳阳 | 晋江 | 乳山 | 大庆 | 柳州 | 鄢陵 | 和田 | 张掖 | 湖南长沙 | 正定 | 保亭 | 肇庆 | 琼中 | 秦皇岛 | 德州 | 咸阳 | 克拉玛依 | 焦作 | 衡水 | 清远 | 克孜勒苏 | 郴州 | 仁寿 | 湖北武汉 | 山南 | 日土 | 伊犁 | 永新 | 陇南 | 商洛 | 淮安 | 广元 | 阜新 | 琼中 | 锦州 | 和县 | 新疆乌鲁木齐 | 南通 | 濮阳 | 广西南宁 | 昌吉 | 株洲 | 桐城 | 舟山 | 新泰 | 垦利 | 珠海 | 沛县 | 长兴 | 吉林长春 | 白沙 | 潍坊 | 安徽合肥 | 姜堰 | 海北 | 三亚 | 屯昌 | 广元 | 江西南昌 | 安康 | 巢湖 | 揭阳 | 哈密 | 柳州 | 海南 | 项城 | 双鸭山 | 汕头 | 临沧 | 湘潭 | 日照 | 哈密 | 文山 | 安徽合肥 | 玉环 | 邯郸 | 营口 | 秦皇岛 | 黔东南 | 日喀则 | 佛山 | 鄂州 | 江苏苏州 | 任丘 | 单县 | 扬州 | 荆门 | 铁岭 | 黄山 | 伊春 | 宁波 | 株洲 | 常德 | 丽江 | 盐城 | 萍乡 | 巢湖 | 安康 | 安康 | 佛山 | 鄢陵 | 广州 | 赣州 | 单县 | 黔东南 | 宿州 | 林芝 | 朝阳 | 安吉 | 绥化 | 涿州 | 青州 | 宿州 | 如皋 | 毕节 | 包头 | 阜阳 | 伊犁 | 台州 | 阿拉善盟 | 嘉峪关 | 东台 | 和县 | 海门 | 眉山 | 怀化 | 泉州 | 武夷山 | 雅安 | 明港 | 昆山 | 上饶 | 鸡西 | 扬州 | 佛山 | 汉中 | 雅安 | 白沙 | 安阳 | 雄安新区 | 鄂尔多斯 | 宁德 | 长葛 | 高密 | 仙桃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武夷山 | 嘉峪关 | 铜陵 | 和田 | 黄山 | 本溪 | 桐城 | 株洲 | 泗洪 | 东海 | 漯河 | 乐平 | 辽源 | 南京 | 莆田 | 三沙 | 开封 | 宝鸡 | 厦门 | 梧州 | 贵港 | 巴彦淖尔市 | 龙口 | 单县 | 广元 | 周口 | 益阳 | 阿拉尔 | 阿里 | 驻马店 | 陕西西安 | 东方 | 巴彦淖尔市 | 平顶山 | 北海 | 霍邱 | 六盘水 | 澄迈 | 柳州 | 绥化 | 吕梁 | 中卫 | 吐鲁番 | 平凉 | 吉林长春 | 枣阳 | 景德镇 | 定安 | 渭南 | 绵阳 | 滨州 | 鹤壁 | 桐城 | 德阳 | 平潭 | 遂宁 | 莱芜 | 海拉尔 | 新疆乌鲁木齐 | 漳州 | 揭阳 | 临海 | 泉州 | 鹤岗 | 简阳 | 黔西南 | 保定 | 玉溪 | 阿里 | 宜都 | 锦州 | 迪庆 | 淮北 | 曲靖 | 哈密 | 义乌 | 松原 | 海北 | 五家渠 | 梅州 | 海安 | 宜昌 | 衢州 | 宜春 | 西藏拉萨 | 南京 | 新余 | 吕梁 | 漯河 | 长兴 | 广西南宁 | 朝阳 | 大庆 | 唐山 | 简阳 | 鹤岗 | 禹州 | 武威 | 德清 | 福建福州 | 招远 | 怒江 | 简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偃师 | 荆州 | 金坛 | 乌海 | 韶关 | 包头 | 台南 | 大同 | 莱州 | 阿拉尔 | 三河 | 漯河 | 黄冈 | 丹阳 | 江门 | 章丘 | 盐城 | 阳泉 | 河北石家庄 | 广西南宁 | 诸城 | 荣成 | 东海 | 白山 | 衡阳 | 象山 | 湘西 | 乐平 | 吉林 | 阳泉 | 霍邱 | 曲靖 | 丹阳 | 姜堰 | 阿拉善盟 | 宣城 | 宝鸡 | 保定 | 博罗 | 那曲 | 陕西西安 | 安岳 | 澳门澳门 | 高密 | 兴安盟 | 阿里 | 嘉兴 | 莆田 | 信阳 | 三亚 | 东莞 | 本溪 | 怒江 | 曲靖 | 哈密 | 防城港 | 包头 | 芜湖 | 巴中 | 柳州 | 邳州 | 上饶 | 项城 | 文昌 | 遂宁 | 丹阳 | 固原 | 仁怀 | 嘉善 | 承德 | 镇江 | 伊犁 | 安岳 | 邵阳 | 阿勒泰 | 诸暨 | 云南昆明 | 清徐 | 安徽合肥 | 雄安新区 | 临沂 | 灌南 | 琼中 | 临汾 | 赣州 | 涿州 | 盐城 | 安阳 | 连云港 | 台湾台湾 | 枣阳 | 黄石 | 锡林郭勒 | 神木 | 德州 | 吴忠 | 安康 | 温州 | 葫芦岛 | 莱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九江 | 桓台 | 嘉峪关 | 三亚 | 云浮 | 新沂 | 泰兴 | 台山 | 屯昌 | 通化 | 咸宁 | 琼海 | 邹城 | 莆田 | 吴忠 | 商丘 | 北海 | 汕头 | 九江 | 资阳 | 正定 | 渭南 | 丹东 | 滕州 | 保定 | 枣庄 | 海北 | 钦州 | 湖北武汉 | 潮州 | 昌吉 | 海门 | 基隆 | 改则 | 十堰 | 仙桃 | 基隆 | 晋城 | 葫芦岛 | 鄢陵 | 乳山 | 广西南宁 | 盘锦 | 潮州 | 滨州 | 阜新 | 遵义 | 兴安盟 | 建湖 | 涿州 | 呼伦贝尔 | 石狮 | 吉林长春 | 伊春 | 沧州 | 红河 | 鄂尔多斯 | 临海 | 陕西西安 | 兴安盟 | 晋中 | 深圳 | 鸡西 | 山南 | 慈溪 | 三沙 | 常州 | 运城 | 河北石家庄 | 南平 | 崇左 | 铜川 | 晋城 | 岳阳 | 张掖 | 燕郊 | 阳春 | 吴忠 | 黑河 | 承德 | 玉树 | 任丘 | 鄂州 | 通化 | 贵港 | 三沙 | 锦州 | 四平 | 溧阳 | 十堰 | 莆田 | 桓台 | 济源 | 淮北 | 莱芜 | 漳州 | 海宁 | 湘潭 | 盘锦 | 青海西宁 | 那曲 | 日喀则 | 大庆 |